借数十万助友难还谈判破裂‧鸡农捅伤堂叔跳海死
编辑时间:2020-06-18 作者:
借数十万助友难还谈判破裂‧鸡农捅伤堂叔跳海死(槟城/大山脚9日讯)一名鸡农向堂叔借贷数十万令吉后,疑因商谈债务期间谈判破裂,而挥刀捅伤堂叔。过后,鸡农在返家途中,相信不堪良心责备,而把轿车停在槟城大桥,然后跳海自杀,酿成堂侄死亡、堂叔受伤的惨剧。据悉,因饲养“甘榜鸡”而闻名槟城畜牧业的威南热华农场有限公司东主吴炳忠早前曾向堂叔借了一笔数十万令吉的款项,让同行友人作为生意周转之用。岂料,友人因生意失败而离家避债,导致他被迫揹上巨债,最终更因和堂叔谈判失败,而在情绪失控下挥刀捅伤堂叔。不过,目前在私人医院留医的伤者,即死者吴炳忠的堂叔拒绝针对此事作出回应。贷款助友周转友逃背债据了解,现年43岁的死者吴炳忠是于週四(3月8日)晚间,与约五十余岁堂叔吴瑞隆到槟城浮罗池滑一间娱乐场所谈判。双方过后疑因闹得不欢而散,继而发生肢体冲突,结果,死者在离开娱乐场所之前,曾致电向友人诉苦,并声称要自杀。友人闻讯后在电话中加以劝阻,但他却关掉手机,令友人无法联络上他。直到凌晨1时30分,他再次联络友人并说,他人在槟城大桥,準备跳海自杀。车停大桥蛙人捞获尸体友人连忙通知死者家属赶到槟城大桥,过后,大桥巡逻队成员在大桥4.3公里处发现吴炳忠的银色马赛地,可是却找不到他。据了解,吴炳忠坠海时曾被一名在大桥石墩垂钓友发现,当时,他还数度浮在海面上随着海浪漂浮直到没顶。直到週五上午11时许,水警行动部队第一区接获投报后,在海墘码头海域寻获死者遗体。死者家属已于週五赶到槟城医院太平间,等待办理认领死者遗体手续。槟城治安队是在週五凌晨1时,接获通报指有一辆马赛地轿车停放在槟城大桥,当临近的治安队队员赶到现场时,发现车内空无一人。据悉,治安队队员当时触摸车头时,发现引擎还是温热的,因此推断有人跳海,于是立即致电水警,要求在海上展开搜寻行动。相信死者是在治安队队员赶抵前的5至10分钟,从大桥上跳下轻生。据了解,蛙人在海上搜寻约两小时后,由于四週太过昏暗,而暂停寻人行动,并在週五早上才重新出海并捞获死者的尸体。死者家搬空本拟回乡住记者上午前往吴炳忠位于大山脚打曼茵碧的住家了解情况时,见到其员工正忙着把住家内的物品搬上罗里。吴炳忠的员工受询时说,对于老闆跳海一事完全不知情,他们是接获老闆家人的指示,到来搬东西。现场所见,屋内的物品早已被搬空。有消息透露,他们一家决定搬回峇冬丁宜村老家与父母同住,但也有消息告知,吴炳忠计划装修屋子,所以暂时搬回老家居住。据知,死者遗下妻子及5名孩子(4男1女),其遗体解剖后,将运回大山脚山脚镇的住家停放。叔侄感情好常出外畅饮吴家的友人告知,这对叔侄平时感情要好,经常会一起出外畅饮,料不到两人最后会发生口角,而酿成这起悲剧。友人说,伤者为人随和,也很友善,但是死者的脾气却有点急躁。据了解,死者生前经济并没有陷困,家境算是过得去。在过去十年多在威南开了一家养鸡场,专饲养甘榜鸡,生意上了轨道,在槟州畜牧业算知名。同行的友人也说,他们认识的吴炳忠是不会自寻短见的,相信他是因为一时火遮眼,按捺不住情绪才用刺伤亲戚,也可能是自责,才会一时想不开跳大桥。畜牧界友人逃债据了解,死者吴炳忠捱义气向堂叔借钱后,把为数约数十万的款项借给一名朋友周转,而友人就是于上个月23日新闻报导中,因欠下1亿令吉鉅款而落跑的威南畜牧业界一名商人。根据当天的新闻报导,这名60岁商人欠下40组大耳窿约5000万令吉的高利贷及多个原料供应商及银行一笔为数不小的款项,各债主皆追查这名商人的下落,要他还钱。友欠40阿窿政要代谈判由于无力还债,商人在近期离家避债,目前不知所终。他的家属、亲友、供应商及大部份高利贷过后通过委托高渊区前国会议员吴庆发宣誓官及等人成立债务调解小组,并原订在2月23晚上8时在威南与债主商谈欠债事宜。讵料,众人未商讨债务,在週三晚上约10时30分,位于新邦安拔的吴庆发办事处大门,楼下门及招牌却遭人泼红漆。吴庆发闻讯后赶到办事处了解,警方在接获民众投报后到场调查。吴庆发在晚间召开记者会后,在凌晨1时到警局报案,并指一切交由警方调查。吴庆发告诉《》事,他前几天致电约40组大耳窿出来商讨商人欠款的事宜,当时,很多债主都声称没问题。“我没想到还没有调解这件事,不明人士就到办事处泼红漆。我没跟人结怨,也没借贷,所以我相信是和我充当调解人有关。”威南警区主任沙比安警监说,警方正调查,但因未掌握任何线索,以致至今尚未有嫌犯被捕。“警方将援引刑事法典427条文(蓄意破坏)调查。”警未接伤人案投报截至週五下午,东北区警方还未接获吴瑞隆被刺伤的投报。东北区警区主任颜康民助理总监说,警方没接获伤人案的投报,而吴炳忠坠海案是交由威中区警方调查。威中区警区主任阿兹曼指出,警方接获死者家属的失蹤者投报,并对死者是否致伤堂叔一事,警方需要展开调查。“死者身上没有可疑伤痕,警方暂时列为猝死案处理。”至于死者吴炳忠是否自杀,阿兹曼表示一切仍在调查中。向友人诉苦遭亲属追债死者一名不愿具名的友人透露,死者事前曾向他诉苦,说一直遭亲属追债,而且对方还闹上公司。当时他曾劝死者不要为财务问题过度操心,死者过后于週四说约亲属到槟城洽谈债务问题。他说,当晚他担心死者而致电问对方身在何处,孰不知死者在电话中冒出一句,说他对生活感到无奈,而且又欠下大笔债务谈不妥,他很想自杀。“我当时劝他不要做傻事,可是他却关掉手机,我马上联络槟岛自愿治安队协助找他。”他指出,直到週五凌晨1时30分,死者才致电他,并告知他目前位置在槟城大桥上準备自杀。他联络死者的家属后,一起赶到现场。槟城大桥巡逻队在桥上发现死者轿车,却不见死者蹤影。见车不见人妻槟大桥喊夫名死者的妻子週五凌晨与友人来到槟城大桥时,丈夫已留下轿车不知去向,她六神无主地在大桥上望着大海,一直喊着丈夫的名字“阿忠”,令旁人感到心酸。水警行动部队第一区行动室主任罗斯里指出,死者的遗体被发现时,身上穿着一条圆领蓝衣、牛仔裤及耐克球鞋。他说,当局是在週五凌晨3时许接获投报后,展开海上拯救行动,最终巡逻艇于週五上午11时50分,在五条路海域发现死者遗体,并将其打捞到水警总部。堂叔中3刀渡过危险期死者的堂叔吴瑞隆(年约50岁)被刺中3刀,即分别在左手臂、右胸口和右腹部各一刀,但伤口不深。经过手术治疗后,目前已渡过危险期。吴瑞隆告诉记者,事发当晚,他和堂侄儿吴炳忠(死者)在槟岛某广场一起喝酒聊天将近两个小时,直至週五凌晨1时许才在醉酒情况下一起离开。喝酒聊天后发难他说,他是在停车场準备取车时,被堂侄儿用小刀刺伤。“我不知道那把刀子从哪里来,只知道那是一把很小的刀子。”受询堂侄儿是否因为债务问题刺伤他,吴瑞隆只是轻声说了一句,“他醉了”,并对堂侄儿的债务问题避开不谈。同时,吴瑞隆也不断强调,“(我)已经没事了”、“过关(渡过危险)了”,要记者传达他人已平安的消息。吴瑞隆虽然在医院养伤,但他已从亲人口中获悉他堂侄儿跳海寻死,并已寻获尸体的消息。当记者传达吴炳忠去世消息时,吴瑞隆只是点头示意他已知情,其余事件他一律不谈。吴瑞隆的一名亲人告诉记者,这对堂叔侄经常结伴外出喝酒,没想到两人会因为醉酒而发生不幸事情。捱义气代友借钱反送命吴炳忠跳海自杀后,引起同行议论纷纷。有同行说,吴炳忠是因为义字当头,不忍心看到同行的朋友生意陷困,而捱义气向堂叔吴瑞隆借20万令吉给后者,不料其友人生意失败失蹤,以致他需揹上这笔债务。吴炳忠替朋友渡难关而揹负巨债的消息无法获得吴炳忠家人的证实。他们週五出现在太平间时,神情黯然,对亲人的离去悲痛不已,拒绝向记者发言。吴瑞隆週五受询时也不愿针对这项消息作出回应。吴瑞隆的妻子接受《》电访时披露,丈夫目前在槟岛一家私人医院接受治疗,暂已无性命危险。“我们是在凌晨1时许,接获丈夫被人刺伤的通知,于是立即赶到医院了解情况。”针对瑞隆与侄儿炳忠之间的纷争,她却不愿多谈,并推说不清楚丈夫是被谁刺伤。新闻背景商人欠1亿债务落跑,威南畜牧业一名殷商因欠下1亿令吉鉅债,被多名债主及阿窿追债而落跑,据了解,吴炳中便是商人其中一名贷款仲介,在殷商无力摊还欠款下,使到他被债主追讨欠款,最后相信他是在无法解决财务压力下,选择走上绝路。欠下天文数字债务的商人是当地闻人,60余岁,是威南畜牧业富商,但因经营饲料厂财务週转不灵,被迫向约40组高利贷借贷约5000万令吉。据知,他同时还拖欠多间原料供应商、银行等逾5000万令吉,两者加起来共欠债逾1亿令吉(不包括利息)。由于无力摊还这笔鉅债,这名殷商已离家避债,目前不知所终,债主正四处追寻其下落。事发后,殷商的家属和亲朋戚友、供应商及大部份高利贷委託高渊区前国会议员吴庆发宣誓官、罗汉明律师及黄金成,成立1亿令吉债务调解小组,希望达致一个解决方案。不过,后来吴庆发的办事处却被人泼红漆,使到事件变得更为複杂。‧2012.03.1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