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观察员提呈报告‧观察员:主宰公民权身份证‧登记局应对选民
编辑时间:2020-06-30 作者:
大选观察员提呈报告‧观察员:主宰公民权身份证‧登记局应对选民(布城8日讯)第十三届全国大选结束后,选举过程和成绩皆备受争议,当中受委为大选观察员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PPS)主席丹斯里雷蒙纳瓦拉南认为,因对向来被外界视为不合规选民册和可疑选民(俗称“幽灵选民”)一事负责的并非选举委员会,而是主宰公民权和派发身份证的国民登记局(NRD)。他指出,外界针对选民册是否乾净,而一再怪罪和抨击选委会,但必须说句公道话,其实真正需要就此负责的是国民登记局,毕竟当局才是负责核准发放临时身份证(红色登记)给居住马来西亚的外国人,同时亦是唯一可把红登记转换为大马公民可持有的蓝色大马卡的执法机关。怪罪选委会不公平“当看到蓝色大马卡,就意味着他们是合格选民,他们(选委会)没有任何选择,在法律上他们确实是合格人士,所以对于选委会应说一句公道话,这样一味地怪罪他们,确实对他们不公平。”雷蒙纳瓦拉南週三早上移交第十三届全国大选观察报告给选委会后,召开记者会时,如此指出。随同者包括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首席执行员旺赛夫,以及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所(ASLI)首席执行员丹斯里杨元庆。他强调,颁发公民权或身份证不是选委会权限内可做的事,而同一个地址拥有很多不知名选民,亦难以怪罪选委会,毕竟选委会只是依据国民登记局颁发的身份证上阐明的地址进行登记,而选委会无权随意擅改资料。他说,儘管外界说包机载送外劳投票、双重投票为选举成绩灌票等谣言满天飞,遗憾的是,迄今观察员并未看到实际的证据,因此据他们观察所得,选委会执行今次大选程序的表现良好。不过,他认为,选委会无法清楚向人民解释这一切有关选举谣言,包括选民册被指有很多“幽灵选民”一事,因选委会可面对的媒体和人民通讯的官员是非常不足。“我们都可以知道,就只有一只手可以算得出,到底选委会有谁可面对媒体作出澄清和解释?而该会也确实没有完善的通讯部门,能够打击这些不实的资讯。”他强调,有很多针对选委会的抨击,他们确实需要为此负上部份责任,但是有一个部门更需要对选民册是否乾净负责,就是国民登记局。认同大选成绩仅选举过程不公旺赛夫说,他接受和认同今次的大选成绩,并说明投选成绩是可信的,毕竟选举和投票过程都顺利进行,只是选举过程不公平。“如社团注册局处理民联三党提出使用共同党徽的申请达4年,迄今还未处理完毕,甚至还有一些政党需等上10至20年才注册成功,反观当初巫统重新注册为新巫统时,只需区区几天就处理完毕,这明显就是不公平的现象。”受委大选观察员的三大团体,选举中共委派311名观察员,在共有165个国会选区的西马半岛中观察当中99个选区。针对选区划分不均匀,他认为,当局理应儘快作出调整,如布城国会选区一名选民投选一票,就等于加埔国会选区9个人的选票,个别的选区选民差距非常大。“我们相信这份报告交给选委会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也会获得这份报告,民众可浏览我们的官方网站了解内容。”称墨汁褪色不影响选举成绩旺赛夫直言,选委会首次使用不褪色墨汁,却证明了非常容易洗脱,甚至手指被点上不褪色墨汁后,需一段时间才能吹干。他披露,观察员团体接获投诉,选民直接向他们出示已被点上不褪色的墨汁后,却可轻易洗乾净手指。他亦亲身体验,证明不褪色墨汁并非所说的“不褪色”。但雷蒙认为,不褪色墨汁是否真的容易褪色,对此次选举成绩未带来关键影响。他解释,因为选民册上不会出现同一人的名字两次,或允许同一人重複投票。“影响较大的关键问题是选民册,就算你在一个地方投票,你清洗了手指并想到另一地方投票,但你的名字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他声称,不褪色墨汁确实无法达到原定效果和目的,因此才有幽灵选民的问题存在,一切应归咎于选民册不完善。“不褪色墨汁可能是因供应商不同才出问题。20万瓶不褪色墨汁,也许有着不同的供应商,导致这些所谓不褪色墨汁容易褪色。不知是官员没在使用前摇一摇吗?选委会必须找出原因。”大选部份自由但不公平结合三大大选观察员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所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所观察论点,一致评定第十三届全国大选“虽然部份自由,但不公平”(Partially free,but not fair)。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员旺赛夫说,三大团体是以国际议会联盟(IPU)作为今次报告评估标準;概括而言,观察员认定选委会于今次处理选举的技术上和过程确实相当有效率。他指出,儘管当中存有稍微的一些缺点和不当的行为,但并不影响整个选举过程;但无可厚非的是,选委会在处理提名、竞选、投票和公布选举成绩方面都表现地非常好。影响选民投票倾向然而,以上团体拟定的初步观察报告阐明,观察员相信,选举过程中出现的媒体报导偏向国阵、国阵明显滥用政府设备、不透明政治现金和政党利用种族课题、选民册引起争议、不平均的选区划分,以及社团注册局(ROS)的偏袒,都导致选举变得“未达自由为和非常不公平”,或多或少影响了选民投票倾向。旺赛夫坦言,选民确实可自由前往投票,而任何人亦被赋予竞选的权利,但以上出现的不当举措,却实实在在地影响选民可接受的讯息,继而作出不一样的决定,因此选民被限制了可接受的资讯範畴。“这些事情并非近期才发生,而是在过去几年就已经在选委会可控制範围外早已出现;这些针对非国阵政党的课题,导致非常不公平的居局面,也因此我们才说这场选举是有部份自由但不公平。”此外,观察员亦提出数项建议,包括希望选委会可成为直接隶属由朝野政党组成的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招揽相关领域的专才,而非通过聘请公务员制,以及联合多方的努力,同时改善和清理选民册。【专页:大选线上】‧2013.05.08
上一篇: 下一篇: